汁°

大家好呀,我是柠檬!ヾ(*´∇`)ノ

【舟渡】安全感

睡不着,一点随笔。

——————————————————————————————

天色如墨,暴雨倾盆。
费渡在梦魇中挣扎了一下,最终被一个惊雷抽醒。他恍惚了一刻,抬眼透过窗瞧见外面的雨色,定了定神,缓缓地平复了心情。
说来也是极微妙的。大自然总是能在展示它摧拉枯朽的能力的同时给人一种奇妙的安全感。就像是此时,风雨如晦,天地间只瞧得见一片灰色的朦胧,所有活跃的不该活跃的都被暴雨一视同仁地拍进泥土里,只有风吹树木雨打枝头的声音清晰,像是一曲单调而永恒的史诗,从混沌初开奏到现在。这些时候,人是被放到了极渺小的角落,只成了天地之中的一粒芥子,却不可思议地安宁了。兴许是这时候的天地显得格外强大,如同一个巨大的保护的壳,给人一种孤独中的安全感。
想来倒是有几分禅意了。
身后贴近的呼吸声微微打破了他安静地感受大自然的状态。骆闻舟睡觉不踏实,两个人同床共枕这么久,也多多少少收敛了些,不再满床打滚,但总改不了蠕动的毛病。但蠕动归蠕动,翻滚成什么样都好,一双手臂始终箍在费渡腰上,跟扎了根似的,透过薄薄的睡衫把体温扎进他身体里。
风雨,同舟。费渡瞧了眼天空,又瞥了眼他,没由来地联想到这个词语,禁不住感到有些好笑。跟骆闻舟过久了,纸醉金迷式的浮夸情话都不甚熟络了,反倒是在一粥一饭的平淡日子里经常能琢磨出点意思,一种平民式的岁月安宁的爱情。
费渡侧着头看了一会儿,闭上眼睛。热气呼在他耳边,紧贴着背脊的温热胸膛里心脏安稳地跳着,淡淡的沐浴乳香味和男人身体本来的气息若有若无地飘着,在骆闻舟胸口到手臂环着的狭小空间里。
费渡看着男人沉睡中的眉宇,梦魇残留的一点点惊慌烟一般地散去了。
反反复复都是那么个梦魇罢了。费承宇、地下室、黑暗,来来去去的。大抵是每个人童年的记忆都特别深刻,把当时的情绪和身体反应都刻在身上一般地记住,养成了他心里永远的一块不踏实。
大多数人的心里安稳本质上是建立在社会给予的安全感上的。军队、警察、法律,构成一道基础而稳定的社会秩序,人们在社会上鱼一样地游来游去,却总归是在一口比较安定的鱼塘。在这基础上,才能生出许多平安喜乐的民间故事,万家灯火,被守候在坚固的无形的社会堡垒里。但他一条在暗渠里长大的鱼,归根结底,是与这片安稳隔着一层膜的。大多数的鱼在离水面不远的地方游着,阳光温暖,饵料充足。他在水底的暗流里抬头看着。
脱离了对社会基本的信赖,大概是很难生出安全感的。可是在身后这个男人的呼吸和拥抱里,费渡却莫名其妙地安稳了。半夜被梦惊醒,可是感受得到近在咫尺的一个温暖的存在,那个梦就变得虚幻而遥远。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他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过着岁月静好的日子。
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突然就落了地。
不知道是不是生活的馈赠。水底深处安睡着一条沉船,木质的,被慢慢地沤成沉香。鱼藏在船肚子里,急流和水底的怪物都被隔绝在厚实的船板外面。他在船里面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便也坦然地睡过去。总有一天这条船会苏醒过来,浮上水面,把这条鱼也带到阳光充足的温暖水域。
费渡垂眸,露出个浅浅的笑来。合上眼睛继续睡了。窗外的风雨渐渐地小,两只猫在窗帘下的猫窝里依偎而眠,骆闻舟搂着他,打着很轻的呼噜。

一个平静夜晚里的一个小小插曲而已。

评论(5)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