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

大家好呀,我是柠檬!ヾ(*´∇`)ノ

【伞修】Blossom 2

*爵士乐paro,小号手苏×主唱叶

*有bug欢迎指出

@镇灵_居老师真好看pr 

————————————————————————————————————

初次见面……?

不。这不应该是他们初次见面。他们的初次见面是在——

 

十年之前。

 

 

苏沐秋是被全场欢呼声拉回现实的。

他揉了下眼睛,还感到有几分茫然。居然真的睡过去了——也无怪,十几岁的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整副躯体无时无刻不叫嚣着要充足的能量,他那颠三倒四的作息显然不合格,体力往往透支。偏偏学校的文艺晚会乏善可陈,他便在某一支古典舞曲中睡了过去。

没料到一觉醒来,眼前竟然群魔乱舞。他昏昏沉沉的大脑还没加载出什么,耳朵已经先一步清醒,收到了一把辨识度极高的声音。

他抬头看向舞台。一团模糊的光影——这学校某种程度上也很懂光色斑斓调动气氛的精髓——只有舞台正中的少年格外清晰。苏沐秋辨认出这大概是爵士乐,歌曲不徐不缓,可演唱者却仿佛刚刚从摇滚的舞台上下来,眼角眉梢的汗水在聚光灯下熠熠闪烁,他整个人都在发亮。

“Hey boy,pay attention to me.”歌词是这么写的,可苏沐秋觉得歌手意有所指,下意识地看过去时果真对上了一对微笑的狐狸眼睛——眼角泛红,眼珠黑亮,笑盈盈地夹着戏谑,台上台下的光映在虹膜上,像一把星星揉碎了撒在他眼睛里。闪亮亮的,湿漉漉的,这么张狂而又青涩的——

苏沐秋记住他了。不是因为歌。

 

这是他们的初次相遇。

 

 

而现在。

“初次见面……?”小号手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来。他一把抓住那只问候的手,眼角忽然瞟到在一旁目瞪口呆的陈果,咬着牙把涌到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竟硬生生地挤出一个微笑:“……你再说一遍?”

“嗯?不是吗?” 叶修眨了眨眼睛,“我明明应该完美躲过了所有公开露面的机会啊!难不成你认错了?”没等苏沐秋回答,他又自言自语似的补上一句:“不可能啊,上哪儿再找个像哥这样气质出众的?”

苏沐秋被这几分无赖几分自恋的语气噎得一时语塞。看他脸色阴晴不定,陈果连忙抓住这时机上前把他俩分开,先剐了这个一眼,又转头安抚那个:“别激动别激动,可能真的在哪儿见过呢?先回屋里把行李放一放。反正以后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准啥时候就想起来了!”她也不给小号手接话的机会,推着他就往别墅里面走,还不忘抽空看了看叶修。

——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她眼里的疑惑几乎要实质化。

叶修只是摇了摇头。

 

陈果办事雷厉风行而稳妥,三下五除二地就把苏沐秋安置好。把一个天性开朗的人揉进队伍里并不是特别难的事,在接风宴上他便能和大家一起说笑。但……她悄悄地觑着苏沐秋,不知是直觉还是错觉,她总觉得那完美的笑容下藏着阴霾。

“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队伍全体寒暄过后她把苏沐秋送回房间,“还有什么需要的话,跟我说就好。”

“行。”他笑了笑,可却也没有进房的打算。两个人站在走廊上尴尬了一会儿,他突然说:“叶……君莫笑他住哪?”

“他?”陈果指了指隔壁的房间,“那里。”

“……好的。”

“怎么了吗?”回想起下午在别墅门口僵持的那一幕,陈果心里有些发虚。

“不,没什么。”苏沐秋摇了摇头,“晚安,老板娘。”

他进屋,关门。门锁落下的瞬间,他的表情便失了控。

他搞错了吗?

不,不可能的。歌声、身形、说话的语气,刻进他骨子里的熟悉感。

而那双眼睛……他闭了一下眼,那红色的虹膜在他脑子里像两团火一样亮起来,不近人情般的。

可是眼睛里的光芒却那么熟悉。像极了那对曾经注视着他的、温柔眷恋的眼睛。

 

 

“……喂。”

恍惚之间仿佛有人在叫他。苏沐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只手在他脸前虚虚一抓,把他涣散的注意力拉扯回来。

“你昨晚几点睡的?”手的主人问。

“几乎没睡吧。”他坐起身,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水壶灌了一口,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是在哪,“快打烊的时候来了几个……总之败家富二代的样子吧,非说要切磋切磋。哼。”他眼里流过几丝不屑,“老板收了钱就不管了,最后愣是搞到三点。”

“切磋切磋?砸场子吧。”叶修挑了一下眉。他居然没像个笑面阎罗一样把人赶出去?

“能给那些玩意砸我的场子我就不用混了,”苏沐秋冷笑一声,朝训练室外头的方向转了下眸子,“那货的人。”

叶修心领神会,不出声了。

这年头的富二代似乎都对艺术有执拗的追求。绘画、作诗、玩音乐,一些外行人难瞧出水平高低却名头高雅的东西,哄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绰绰有余。学校的乐队里也不能免俗地有这种人,例如趁着休息时间在乐室外面和女友吹嘘的那位。倒也真有两把斧子——当然,别人眼里的“有两把斧子”,到他俩这也就成了真斧子——用苏沐秋的话说,能把小提琴拉出“坎坎伐檀兮”的效果的人的确不多见呐。

“我要是队长早就把他踢了。”本着对音乐的苛刻和贫穷工读生对万恶资本主义的嫌弃,苏沐秋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人家比你大一届,等你当上队长他都该退了。”叶修说。那富二代吹嘘归吹嘘,平时练习也谈不上不专心,技术也还过得去。个人性格方面,只能说无可厚非。

学校也算个小型社会了。在长辈眼中只存在勉力修学的苦行僧的高中校园,实际上也暗流涌动。这所学校攥着大把和国际音乐界交流的机会,校乐队能得到的资源更多,自然是许多人削尖了脑袋也要挤进来。有时候机会太多也不是好事,叶修想。连玩个音乐都和利益沾上了边。

所幸的是迄今为止,这支乐队里还是为爱发电的人居多。即使是爱吹嘘的富二代,也的确抱着对音乐的热情。私底下性格不合、两看生厌,倒也没影响到曲子奏起后的齐心协力。

“练习吧。”他轻轻踢了踢仍沉浸在睡眠不足的低气压中的人,“再不练你就要把小号吹成唢呐了。”

“你才唢呐!”小号手果然被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

他俩闹着,直到队长在旁边敲了下鼓以示警告,交头接耳的人这才悻悻地摁熄火花,投入到新的练习中。

全体各就各位。短暂的沉寂后,小号嗡鸣起来。声音沉郁悠长,细腻地流过,像融化成热流的黑巧克力汇成河流,音符所到之处都渗着半苦半甘的味道。叶修瞥了小号手一眼,看见少年侧脸流畅的线条,以及长而上翘的的睫毛,像羽翼未丰而欲飞的鸟。贫穷里磨出来的人,站立的姿势都带着倔强,却又是长久被音乐浸着的,浸出了一点柔软。似乎也不能全怪富二代对这乐队的新成员生出嫉妒,主唱莫名地有点理解前者,毕竟这年头长得好看水平又高的人不多,标准的男性公敌设定。

他收回了目光,顺着音乐进入自己的部分。不成熟的人声容易破坏各式乐器营造起来的和谐气氛,他却似乎有把自己的歌声融入一切音乐的天分,像一只小船缓缓地滑进了那条巧克力的河,干净的音色里沾染上深沉的甜蜜。人鱼的歌声,苏沐秋想到很久以前道听途说过的童话故事。那种海妖有唱出无数种蛊惑人心的声音的魔法,在歌声里悄无声息地把听众的心偷走。

能驾驭各种音色……他把眼前这个忧郁小王子和那天那个摇滚致死的人重叠在一起。

好吧,的确是。

小号手没由来地弯了弯嘴角,将注意力聚拢回自己的演奏中。

 

如今回想起来那真是很美好的时光。少年们在空旷的乐室里奏唱,并没有除了音乐以外的太多思考。半大的心思都在乐器和麦克风上收着放着,青春期的好奇、羞涩、快乐和嫉妒,都被合奏的音乐煨得软化了棱角和隔阂,在本人意识到之前,已经在心里悄然承认了别人的存在。

 

 

后来很长的时间里他都没有再体味到这种感觉。苏沐秋倒也没想过,在兴欣这里,他竟摸到了一点当年的影子。

也是。不然怎么能让你放弃独来独往呢。他把目光落到那边正指导着提琴手的人身上。

这是他和兴欣成员正式以音乐交往的第一天。

“最后两小节感情把握得很好。”叶修——他们叫他“君莫笑”,或者“叶秋”,随便吧,反正苏沐秋也不在乎——正跟叫乔一帆的提琴手说着话,“你做了一些改动?”

“是的。我上次听包子弹的时候,就觉得这里变一下调会更契合曲子的主题,回去之后稍微试着做一些调整。”乔一帆挠着头腼腆地笑了。

“非常漂亮。”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是又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语。那少年的眼睛更亮了一些,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前辈”。

温柔耐心的“叶秋”前辈吗。苏沐秋的眼里浮现出异样的光彩。

太不像了,也太像了。他盯着那张银色的面具,觉得愈发扎眼。

而叶修仿佛没注意到他几乎要实体化的目光,像往常一样指导了几个队员,才悠悠地转向他:“你呢?还适应吧?”

苏沐秋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盯着他的脸又细细地看了一遍,才挂上无可挑剔的笑容说道:“还好。有劳叶队费心了。”

你要演我就陪你演好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想干什么。

“当然得‘还好’了,不然我们怎么敢花重金把你挖过来?队伍资金可是很紧张的啊!”叶修却满脸理所当然,“别那么看着我,哥知道哥很英俊,可年轻人也要矜持点嘛!”

太久没遇到敢正面调戏他的人了,这感觉真是怀念又陌生。苏沐秋笑容不改,语气愈发柔和:“那真是感谢叶队这么抬举我了。不过我好像比你大吧?”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叶修一脸无辜。

“你知道的。不过你忘记了而已。”他在“忘记”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苏沐秋弯弯眼睛,眼神像一只狐狸,倏地转向身旁的女孩,“唐小姐,你刚刚弹得很棒。”

躺着也中枪的唐柔:“……谢谢。叫我小唐就可以了。”她敏锐地嗅到了空气中微妙的剑拔弩张,不经意般地拐开了话题,“你融入得也很快。是因为以前在的乐队以风格多变著称吗?”

“还好。”苏沐秋顺着她说了下去,“这是一个原因吧。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以前经常在酒吧驻唱,总换东家和搭档,慢慢地就习惯了。”

他的确擅长聊天。这话一出,方才被他和叶修之间诡异气氛镇住的几个小年轻都好奇起来。敲架子鼓的罗辑推了下眼镜,问:“真的吗?可苏前辈不是学院派出身吗?”

“表面上是。”苏沐秋摆了摆手,“我当时其实是半工半读。那会儿家里经济状况不好,我就打工交学费。”他竖起一根手指,笑容狡黠,“别说出去。当时还是未成年人呢,当童工犯法。”

这个几分俏皮的前酒吧驻唱显然比挂着一身荣誉的传说级大神更有吸引力。几个回合的问答后,几乎所有队员都被他调走了注意力,叽叽喳喳,新旧成员磨合的隔阂一下子消失了。

还是没变。叶修看着他笑容和煦的侧脸有点出神。而下一秒——小号手的眼睛倏地转了过来,和他的目光撞了个满怀。

他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而那对蜜色的眼睛只是眯了一下,又转了回去。似乎只是不经意的一瞥,不经意地收获了他瞬间的狼狈,又不经意地看向了别处。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