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

大家好呀,我是柠檬!ヾ(*´∇`)ノ

【伞修】Blossom 1

*爵士乐paro,小号手苏×主唱叶

*有bug欢迎指出

@镇灵_居老师真好看pr   还债系列x

——————————————————————————————————

苏沐秋隔着一大片辽阔的海滩就已经听到那个声音。

清澈空灵的,被遥远的距离拉得像海平线,细得隐隐约约却又有连着水与天的无法忽略的景色,从水的尽头顺风而来,夹着海风清新的咸,有着水藻和酒的气息。飘进耳朵里,化成一缕若有若无的撩人。他抬眸看向愈来愈近的那座深蓝色玻璃砌成的卵形建筑,眼底几不可见地流过一丝莫名的情愫。

“‘君莫笑’,来自海洋的音乐家。”出租车前座的司机喟叹。

“人鱼之音。”苏沐秋补充。他像是想到些什么,似乎是笑了, “……名不虚传。”

“真是大手笔啊,有钱真好。诶小伙子你知道我说啥吧?就是这场音乐会,”司机没有意识到他的欲说还休,眺望着海边的那幢建筑絮叨,“君莫笑,还有他的整个团队,居然一起请过来……还专门修了这么个玩意,说什么‘为海洋的音乐家打造海洋般的环境’,就为了给孩子办个成人礼。有钱人哪。”

“很棒的乐队。”

“是啊,才成立了没几年吧?据说是这个君莫笑一手组建起来的,他以前连常驻乐队都没有,这是突然花了什么心思……不过听说他们之前的小号手不太行,又从外国挖过来一个。好像也是个年轻人?啧啧,后生可畏啊。”

后座上的青年不语,只是微笑。

他垂下的手轻轻地从身边的黑色乐器箱上抚过,脸上神色温柔。

 

渐行渐近的蓝色建筑那边,人鱼的歌走向尾声。

 

舞台后的休息室。

“弹得不错。”

“不如你。”被夸奖的女孩却说。她微微偏过头来,神情认真地注视着身旁的大神,却不剑拔弩张。

“你跟我比什么,我一个唱歌的。”先说话的那位男子满脸无奈。这姑娘哪都好,就是太过要强。

女孩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男子却从善如流地补了一句:“年轻人呐,不要总是想着跟Top 1对比,有看齐意识是好的,但也不要过于在意嘛!”看着女孩眼底浮出的无奈,他眯着眼笑:“而且这是你爸的朋友开的音乐会啊,我就过来捧个场而已,他们重点还是看你。”

“……别闹。”女孩终于被他戳破了严肃,脸微微红了起来。富商家的大小姐总是躲不过这类邀约,也亏得是这支从领导到队员都没心没肺的队伍,嘻嘻哈哈地就接下了。她摇了摇头,突然像是想起了些什么,道:“说起来,你不去接一下那位吗?他好像是今天的航班。毕竟你才是队长,只让果果去就好了吗?”

男子擦拭手中物品的动作顿了顿。但仅是片刻,未待心细如发的女孩意识到什么,他又活泼起来,似乎刚才一瞬间的沉重只是个幻觉,“没事。老板娘一个人就能叨半天。而且我这么多大神光环的人去接,怕吓到小朋友啊!”

他将手中的东西贴合到脸上——一张银色的面具,遮挡住半张脸,只留挺秀的鼻梁和微微上翘的嘴角露在外面。迎着几道意味各异的目光,他站起身,汇入后台的阴影中,幽幽抛来一句话:“记得我之前说什么了吧?”

“……记得。”身后传来疑惑却顺从的回复。男子的脚步顿了顿,还是继续走了下去。

 

 

“Nice to meet you,I’m Chen Guo……”

“说中文就好。”英俊的男人打断女子略显慌张的话,笑得温和,“你好,我是苏沐秋。”

“你好。”陈果握住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心里无端生出几分不知所措。

面前的男人诚如一切对他的报道所说,英俊得过分了。梳着往往代表中年人的背头,脸却比这发型年轻得多,一张已经棱角分明却仍带着青年生长活力的脸。长得好看就是好啊,陈果想。这年轻人愣是凭一个发型把自己摆弄成一副既生气勃勃又沉稳的精英模样。

“欢迎来到兴欣。”各种赞叹美色的词语只在脑里一闪而过,名义上的乐队总负责人正了正神色,把青年引向他们的大本营。

 

陈果心里是有几分忐忑的。

苏沐秋的名号她听过许多遍了。年轻有为的天才小号手,在国际上颇负盛名。即使他之前所在的乐队因为内部矛盾而解散,他的名气也未收到太大的冲击。陈果虽然是个乐队组织的新手,但也有着自知之明,她的兴欣尽管近几年崭露头角,但总体水平仍比较薄弱,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位为什么会屈尊驾临。

“你们这挺漂亮的。”天才小号手却似乎没注意到她的紧张和茫然,东张西望地看着风景。他的话又让陈果一阵尴尬——新乐队资金紧张,短期内没法组建完善专业的音乐工作室,她另辟蹊径,找了个幽静的小区,买下两栋别墅和一片小花园,装上设备就权当乐队活动中心,感觉十分业余。队里的愣头青就罢了,这位可是见过世面的,他的称赞让自觉高攀的陈老板心里发虚,殊不知这哥们的确发自内心。

“哪有,比较简陋,让你见笑了。”她摆了摆手,只当苏沐秋在跟她客套,“可能环境还不是太好,不过大家都挺有热情的……咳,我们会慢慢完善的。”

“没关系,我本人其实也不太介意这些。”苏沐秋说,“这里安静,挺好的。”

那种艰难的日子都过去了,什么地方不可以玩音乐呢。任何境遇里都有值得回忆的故事,值得怀念的人。彼此依偎着取暖的时光,可能比一些大的舞台……更好呢?

……都过去了。他收起发散的思绪,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微笑起来。

无妨。

他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你不介意就好。”瞧见苏沐秋一脸温柔不似作假,陈果不禁想起她队里的某人。这圈子里的确是有仅凭音乐热情走到今天的人的。她心里的不安下去了几分,找了个话题继续和小号手聊起来。日光和暖,气氛融洽。

直到他们在别墅的门口遇到叶修。

 

“……嗨。”身体的僵硬和声音里的迟疑几不可觉。黑发的男子偏了一下头,状似不经意地打了声招呼,“来了啊?”

“你这什么语气啊。沐秋你别管他,这人就这么欠。”陈果翻了个白眼,紧绷的神经却放松下来。而叶修却也难得地没有反驳她。银色面具遮挡下看不清他的神情,陈果愣了一下,捕捉到他眼里的红色,猛一皱眉,“你怎么……”

她的话语被他脸上的淡漠拦截在喉咙里。叶修没看她,只是转向身体僵硬的另一个人。兴奋、埋怨、狂喜,一道道情绪搅在一起,从那对蜜色的眼睛里流过,分不清彼此,只是滚烫地烧灼,亮闪闪的金色,像太阳的活动突然激烈起来。

那个也差不多是十年一次呢。

但是……叶修垂一垂眼,向他伸出手去。

“你好。”

再抬眸时,他的眼里便恢复了平静。红色的虹膜像一潭冰水,不起波澜,一下子冻结了太阳。

“初次见面。我是君莫笑。”

 

PS.太阳活动一般周期为十一年,本文设定需要模糊处理x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