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

大家好呀,我是柠檬!ヾ(*´∇`)ノ

【裂魂】哎呀呀

*圈地自萌,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ooc预警

——————————————————————————————————

“好的那我们有请下一位嘉宾……”主持人说道,“嘿,我们裂天大大在吗?”

“诶,在。”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瞬间炸起公屏上新一轮欢呼,“大家,晚上好。”

小魂眨了眨眼睛,心头渐渐发热起来。

今天举办的是满汉的歌会。按理说,他此刻不应该在这里——他最近忙,难得到了周末,本应早点休息,满汉的策划也善解人意地安排他早些出场。他早唱完了,却迟迟没有下线,反而是换了个小号继续蹲守窥屏。至于守的是谁……他瞥了一眼自己的马甲名——“裂天家的小馄饨”。

咳咳。

他迟早要把小捷吊起来打一顿。小魂愤愤地磨了磨牙。那位损友给他申请这个小号时恶劣的笑容仍让人记忆犹新。但始终是没打,毕竟……他眼神飘忽了一下,Assen捷当时别有深意的表情还刻在他脑子里。

——喜欢吗?他的损友眯起眼睛笑,像一只狐狸,眼睛深处的光却是清清亮亮的,一湾深水似的藏着某些玩笑以外的东西。

喜欢吗?喜欢这个名字,还是喜欢……?

那时候他只是笑着岔开了话题。那双狐狸眼睛闪了闪,便把那丝含着认真的询问收了回去,不再看小魂目光飘离的眼睛。

然后就,鬼使神差地把这个小号用到了现在。

 

小魂不自觉地摸了摸开始发烫的耳垂,回过神来,才发现裂天已经唱了一大半。眼下正值最后的高潮部分,又偏偏是一首情歌,词句缠绵悱恻,被那把有些嘶哑却温柔的声音唱出来,像春风携着飞零的桃花瓣路过酒家,甘醇深沉,却又甜暖得入骨了。

这人难得不凹豪放攻人设,结果搞了这么一出,把人的心都给唱得化了。公屏上一片“啊啊啊啊裂大暖哭”,送花送得俨然一副要把YY刷得卡了的阵势。

救命。这声音太犯规。电脑这头顶着马甲的人脸红心跳,费了好大力气才按捺住自己想直接开大号过来打call的冲动。

“……好的,谢谢大家。”而不知不觉间歌曲的伴奏已经放到了最后,裂天轻吐出一口气,笑着致谢。

“哇……真不愧是号称总攻的男人啊,果然什么风格都能驾驭,”主持人诚心实意地赞叹着。但下一秒,他话锋却突然一转,带上了某些俏皮的意味,“我刚刚看到公屏上有妹子说裂天这唱出了一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感觉啊,是不是因为心里的确有个谁呀?”

“哪有。”裂天不禁失笑。公屏上一片“23333”和“当然是魂美人啦”,裂魂大旗在欢快的气氛中冉冉升起。

“公屏上好多人在提‘魂美人’……噗嗤,不知道魂总作何感想。皇上您有什么想法吗?”主持人看他绷得一本正经,禁不住调侃他。反正今天是情人节主题歌会,开个玩笑也无伤大雅。

“哪敢啊,你们魂美人太攻了,我哪受得住啊。”裂天继续撑着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人设,笑着接下这个不轻不重的调侃。可他一瞥公屏,无意中却捕捉到一闪而过的一句“真的吗”,不自然地就被噎出苦笑。

——真的吗?真的不敢吗?

某个人笑得露出虎牙的闪闪发光的样子在脑海中浮现。一些他们多年相处的记忆片段零零碎碎地跟着涌出来,张狂的霸气的温柔的傲娇的每一面的他,像星星一样从四面八方过来,砌成一片银河星海。亮晶晶的,散发着暖意,让思念他的人不自觉地耳根发热。

敢不敢呢?裂天无声地笑了笑。

 

“好吧好吧,那我们先不说这个啊,您可以下去之后和魂总磋商一下。现在进入我们的游戏环节。”主持人倒也识趣,见好就收,“今天的歌会是情人节主题,我们准备了两个小互动。第一个叫‘谈谈你心中的另一半’,我们之前在微博上征集了粉丝们对你有关恋爱方面的问题,现在抽出其中热度最高的一个,你要现场回答一下~”

“……好。”裂天没由来地背后一凉,突然感觉有些不妙。

“好的,那我问了哦。这个问题是——”

“你喜欢傲娇的人吗?”

 

他的心跳倏地加速。

他曾经和两个损友一起谈论过有关恋爱的话题。Assen捷当时似无意地提起,他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喜欢傲娇,谈恋爱不会很心累吗。对此,小八不置可否,而他脑子一抽,几乎是本能般地反驳。

——其实还是很可爱的啊。

那你觉得小魂可爱不?小八仿佛漫不经心地追问了一句。

挺可爱的啊……他下意识地回答。但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急忙转过头看向那俩——他的损友们笑得像两只狐狸,满眼猎物上钩了的促狭。

哦哟。Assen捷盯着他的眼睛吹了声响亮的口哨。而他的耳朵腾地烧红了。

……怎么偏偏在这时候又、遇上了这么犯规的问题呢。

 

“……这个,不好说啊。”某人撇着嘴巴小声嘟囔“要你管”的可爱表情还在他脑子里回放。裂天差点闪了舌头,才愣是把自己呼之欲出的表白和心动收了回去。

但主持人却不打算放过他:“诶——这么随便。这可是我们的妹子精挑细选,经过重重竞争才坚持到最后的一个问题呢!”

“挺难说的啊这个,是吧。”他尴尬地笑了笑,因为心虚而更加语拙。看着公屏上刷过去的失望的哀叹和穷追不舍的逼问,他无奈道:“抱歉啊。”

 

 

而窥屏的某人摸了摸鼻子,莫名地有些失落。

这么支支吾吾的,还是不喜欢居多吧。他心里突然有点酸涩,不特别大,却感觉空落落的,像用柠檬汽水吹起来的泡泡被刺破了。都是成年人了,矫情什么呢,有些东西就是这样的呀。小魂眨了眨眼睛,想把那一点难过收起来。可那一点却像汽水糖一样,被扔进水池里就滋滋滋地旋转,把心里一池的水都搅得酸涩而且不安宁。

喜欢是多么奇怪的一个东西,教人忍不住多想。明明裂天给的只是个含糊的中立回答,他却像个敏感的刺猬一样炸开了。

傲娇有什么不好的。小魂有点委屈。

……等等,他才不傲娇呢!又有一点炸毛。

 

“唉……那好吧。那我们先进入下一个环节,裂天大大之后如果有答案了要告诉我们的小粉丝哟。”主持人见裂天实在尴尬,也只好放弃追问,“下一个互动就会活泼一点。我们随机抽取一位听众来点一首歌,要和今天的主题契合的。现在我们开始抢楼……裂天你来指定一个楼层数?”

“嗯……9吧。”

“好的,9号……来!恭喜这位名叫‘裂天家的小馄饨’的朋友!”

 

裂天:“……”

完了,叫这个名字的,怕是比较难办。

小魂:“……”

糟糕,他只是手滑了一下,结果中头彩了。

 

“来,场控把这位朋友抱上来。”主持人却对这个名字表示喜闻乐见,“Hello?能开麦吗?想点首什么歌呢?”他也没忘记揶揄裂天,“无论是什么歌我们裂天大大都会尽力做到的,对吧?”

“……对。”裂天心塞地回答,却没想这带着几分心累的话语一下子戳到了他心里还不舒服的未来男友。后者撇了撇嘴,突然心生烦躁。

然后恶向胆边生。

几分愤愤几分委屈涌上心头,小魂一咬牙,孩子气的报复心思一下子在脑海中占了上风。他熟练地摁键开麦,大声说道:“那就来首《狼的诱惑》吧!”

话语脱口而出的一刹那,他猛地意识到,自己开的不是大号。

 

而公屏瞬间烟花式爆炸。

“woccccccc魂姐姐?!”

“哈哈哈哈哈魂总你不是早就去睡了吗?!”

“魂总这个小号ID……我有点不太好。”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的,信息量好大……”

 

“……小魂?”裂天瞬间头脑一片空白。

 

他怎么在这里?他不是早就去睡了吗?他怎么不开大号过来?他……他这个小号ID?

“裂天家的小馄饨”……?

这名字,太意味深长了啊。某个大胆的猜想涌上心头,素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总攻大人骤然心跳失速。

他脑子里倏地一片白亮,明晃晃的,把所有思绪都屏住了。又似乎有春风刮过,粉色的花朵乱飞,在已经难以正常思考的思维之间掀起暖甜而凶猛的一阵龙卷风。

像是刮来了一些什么。裂天愣住,低下头思考,某些奇妙的、以往不曾被注意到的东西悄悄地从大脑的角落里出来,慢慢地被拼凑起来。

 

而那边的小魂心里更多的是惊慌失措。

“呃那个我不是那个什么呃那个……”连断句都不会断了,而且口不择言。要是小八和捷在这里,肯定会嘲笑他了。紧张什么呢,一句“开个玩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就能把这事情轻松揭过,他本来也算是个心理素质过硬、心思通透的人了,却突然失去正常思考和语言组织的能力。

多不可思议。他曾在灯光璀璨巨星云集的舞台上献唱,面向数不清的观众笑得肆意张扬,此刻却囿于这不过一万人的小小平台,不知所措,眉眼里流过的惊慌都羞怯地指向某个人,失序的呼吸等待着某个特定的人的安抚。

谁能说不是因为心虚呢。毕竟,近君情怯、谈恋爱的人智商会下降,这可都是代代前人的经验之谈了。

隐秘的心事被猝不及防地昭然天下,怎么不会脸红心跳?

他不知道,这里其实不仅他一个人怀着隐秘的心事。而另外那个人安静地沉思,把他们相处时的暧昧和每一个藏着深意的细节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仔细琢磨,最后磨出了一片恍然大悟。

不知不觉地心心相印。

而此刻他自以为的失态,在另一人看来,可爱极了。

 

一声轻笑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狼的诱惑》是吧?行。”裂天的那盏小绿灯一闪一闪,那头传来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盖不住他停不下来的低笑。那么……温柔的笑声,展示着声音主人难以掩饰也不打算掩饰的开心。

“……啊?”小魂一时回不过神来。

那个奇妙的伴奏居然就这么响起来了,叮叮咚咚,夹着一种不真实感。这首歌黏黏腻腻,带着明显的俗气,可却又因接地气而带了感人,一种……虽然不华丽、却非常真挚的生动。

“……喂,你来真的啊?”小魂目瞪口呆。咋回事,这人就真的啥都不管直接开唱?

“当然啊。这不是你点的吗?”裂天的声音里满是理所当然,还在“你”字上加重了语气。

“……你都不说点什么吗?”这回饶是小魂也被他搞蒙。调侃小号的名字、吐槽这首歌,此时此刻这尴尬的场面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讲了,可是竟然都没有,总攻大人心里接受能力这么强的吗?

他不知道他的总攻大人在他方才惊慌失措的时间里搞懂了什么,当然也不清楚裂天此刻的行为背后带着的喜悦和宠溺。

“哦……有一个要说的。那个主持人啊。”裂天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点名被冷落在一旁同样云里雾里的主持。

“啊,什么?”后者连忙回答。

“你刚刚问的那个问题,我想我现在可以回答了。”

裂天停顿了一下。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从心里涌出来了——喜悦、促狭,当然还有那么一点紧张——在这以后,他会明白这是即将表白的人都有的感觉。

但此刻他却没有想得那么多。他只是轻轻吐出一口气,缓缓开口。

“我喜不喜欢傲娇……”

接下来的两句话夹着温柔的笑意,砸在了还未反应过来的小魂心上。

“非常喜欢。”

“犹其像是……现在麦序上顶着小号的这位。”

End.

*圈地自萌,不上升真人!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

评论(10)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