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

大家好呀,我是柠檬!ヾ(*´∇`)ノ

【双源】风月 陆 【ABO设定/年上/R18/HE】

久等了……

——————————————————————————————————

他从未想过会以这种形式和他的弟弟相见。是他设想过的画面,也是他始料未及的画面。

他为这一天做了太多准备。口袋里装着淡紫色的小首饰盒,里面有他鼓起一切勇气带来的东西。他想要用那枚银色的小圆环向他的弟弟道歉,并坦承那句他做了无数心理建设才胆敢正视的心意。而他想要表白的对象也穿着应景的衣服,银色的羽织微微发亮,轻薄的布料清晰地映出那下面鲜红的舞衣的影子,过长的裙裾漫出羽织编造的轻纱般朦胧的海,显出精心绣制的繁杂花纹,被白得刺眼的大腿肌色衬得浓艳似血。那张脸上也化了盛丽的妆容,清素的眉目被金粉和胭脂勾勒得模糊,但越发妖艳逼人,如同古画里的女妖。也正如此刻回家的人所愿的,那张美丽的脸上露出极其欢欣的表情,笑靥妩媚灿烂地向他扑来。

如果不是他的弟弟的身后站着十二位女孩的尸体的蜡像,而他的手里提着长刀,一切冤孽都会在那一刻停止。

 

但那只是如果罢了。

 

“……稚女?”源稚生的手指不断发颤,使得手里的蜘蛛切被动地敲击鞋帮上的金属扣,发出凌乱的丁零响声。这是在战斗中绝不该出现的杂音,关键时刻一点不必要的声响就可能使人忽略掉悄然袭近的攻击动作。但受过良好培训的执行局专员已经做不到控制身体的颤抖,一颗后知后觉但恍然大悟的眼泪夺眶而出。

他想念源稚女,但从未想过会以这种身份和他相见。兄长和弟弟,Alpha和Omega,甚至更亲密的……他都想过,但他从未料到是这样的一组身份。

斩鬼人,和,鬼。

 

他其实是肩负斩鬼的任务重回鹿取。本来,以他的身份——源家家主,也是这个家族在外人眼中仅存的后裔——不需要接下这种工作。但橘政宗大手一挥,执行局就把任务的资料交到他手中。大家长对外宣称的理由极为合理:新上任的源家家主需要锤炼。但私底下,他却对源稚生说,趁机回去看看吧。

“去看看稚女吧。”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深邃,苍老但不浑浊的瞳底影影绰绰地映出些什么。源稚生不敢细看,匆匆别过头去,只捕捉到一丝清白微亮的光。

回去看看。他低下头看着自己搭在腿上的指尖出神,竟未意识到老人的悄声离去。他的指尖上面已结了一层厚厚的茧,让他不禁回想起前几天参加的那位与妹妹成婚的专员的婚礼。那专员显得很受宠若惊——谁能想到这位身份高贵又生性冷淡的家主会来参加他一个小人物的婚礼呢。同样惊喜又紧张的新娘和源稚生握了握手。她笑容甜美羞涩,眼神单纯得不似他们这个流淌龙血的种族的人,却让源家家主一阵恍神。他问完好,安静地退开,瞧着这对兄妹注视彼此的神情——眼底光芒重重叠叠,而每一层都透着依恋和幸福。婚礼的会场布置也颇为精美,美得甚至不太真实。龙类为这对面容相似血脉相通的新人送上一场只属于龙的、背离人类伦理的婚礼。

他不自觉地握了握拳头。刚刚的触碰里,新娘的手小巧而细腻,被他握住时,他都担心自己粗糙的手茧会磨伤她。像一片云,他想。单纯的、乖巧的、柔软的,被兄长呵护得很好的样子。

……他也有曾经护得很好的、血脉相通的、深爱他的亲人。

那个人也可以、成为他的新娘啊。

他被自己大胆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太可怕了,他怎么会有这样悖德的念头呢……可那对新人和那场婚礼深深地刻进他的脑子。那么喜悦,幸福到几近虚假,抛弃人类的道德彻底狂欢……一个只属于龙的画面。

——我们可是龙啊。很多地方,我们已经和人类不一样了。

橘政宗的话语仍在脑中回响。源稚生眨了眨眼,回到现实中。窗外正暴雨滂沱,天色阴阴沉沉,他映在落地玻璃窗上的影子却在屋内灯光的烘托下愈发清晰了。他注视着玻璃上自己的眼睛,里面有金色的光流过,像蛇的眼眸,悄无声息地浮出原始的对爱的渴望。

 

回去看看。

他攥紧了口袋中紫色的小盒子。

 

 

可他再也没有回去的机会了。

 

 

“稚女……”源稚生觉得喉咙哽住。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他的脑子过度迟钝,还反应不过来现在的状况——或者是过度聪明,选择性回避现在的状况。他不过是……离开了一小段时间。他的弟弟一向很乖巧的呀,他的弟弟不是应该在山里做一个好孩子,安安静静地等他回来的吗……?

他不知道,在那个松木和栀子花气息交融的下午,他就已经弄丢了他的弟弟,只剩下一个带着他弟弟一半灵魂、另一半灵魂在叫嚣着要成为他爱人的孩子。等到他转身登上宝马车绝尘而去的那一刻,那仅存的一半灵魂也被扔进了地狱。他的弟弟终于被他从这世界上抹去,名为风间琉璃的恶鬼在他弟弟死去灵魂的身体里活过来。

他真粗心。源家的家主怎么会这么粗心呢。这个镇子上只有两个流淌着龙血的孩子,一个现在是斩鬼人,提着一柄好刀,是一个正义的孩子……那么扮演鬼的角色的邪恶的孩子又能是谁呢。

他真愚蠢,而风间琉璃真聪明啊。这个鬼从他弟弟的残骸中长起来,学会了那个孩子最深沉的思想和最笃定的命运——扮演影子的角色,衬托他的兄长耀眼的光芒。

多么聪明,聪明到连化身为鬼都在为哥哥着想。斩鬼人要大展身手就必须要有鬼,所以弟弟的堕入地狱也显得合情合理。

“哥哥你……”身着盛装的源稚女的眼底浮现出一丝稚嫩的清明,璀璨的笑容瞬间就在那张敷着金粉的脸上绽开——眉眼妩媚,浓艳妖冶如牡丹。可笑容干净明亮,沾着泪水和汗水的模样楚楚动人,像一枝素白的梨花。他的眼中浮现出欣喜和羞涩,但眸底明明灭灭的金色里沉着恶鬼凉薄的嘲讽——似人又似鬼,纠结的动人让曾经那个朴素的孩子望尘莫及,动人到令人绝望。

源稚生曾笑他的弟弟太过朴素,可直到此刻他遇到顾盼生姿的源稚女时才陡然醒悟,只有那个普通的孩子才是他的弟弟啊。妖冶地活过来的这一个,已不是他的弟弟,而是一个恶鬼啊——

 

他没有弟弟了。

 

“你……回来啦?”

噗嗤。

蜘蛛切没入了鬼的胸口。源稚生紧紧地抱住源稚女,将他扼在自己怀里,另一手狠狠地旋动刀柄,让翻搅的利刃把鬼的心脏切割得支离破碎。斩鬼人的动作迅猛有力无可挑剔,可他如同败北般嚎啕大哭。嘶吼的泣声宛如一匹陷在悲伤中的困兽。他的眼泪砸下来,落到同样满脸泪光的人脸上,溶解了金粉流进满地鲜血和污泥中。

——哥哥你……回来啦?

恶鬼的话语那么自然地说了出来。他大概从未想过他的哥哥是来杀他的,所以也没做丝毫防御。但眼泪却似早有准备般地落下,仿佛宿命中已冥冥知道一切。

 

——哥哥,哥哥。

 

 

不。

源稚生闭上眼睛。

 

他早已经……没有弟弟了。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