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

大家好呀,我是柠檬!ヾ(*´∇`)ノ

【伞修】画里画外

 @石更口羅✧✧ 本来是觉得柒柒心情不太好&看到叶修屁股画风担忧煮的一个小甜饼,然而现在好像并不需要了xxxx算了也发吧,新年快乐柒柒!

大学美术生设定,伞模特兼职会跳一点舞

不是很懂专业的美术知识……

————————————————————————————————

“主题是‘我所深爱的’。时间150分钟。”

丁零丁零。丁零丁零。

“好了,你们可以开始了。”

 

——开始了?

「嗯。」叶修将画布用手抹平,挤出拱起部分里藏着的空气。修长手指在纸面上滑,按着心里的构思圈画出无形的框架,「你登机了吗?」另一只手藏在画架底下拨弄手机。老师瞥了过来,他镇定地从包里拿出一管颜料,同时按下短信发送键。

他的手指转着那管颜料,思考了一下之后往调色盘上添。画笔掂在手里,他将颜料抹开调色。木质板上金色被匀成一大片,和旧的干了的那一片融成稠暖的阳光。Fantastic。年轻的艺术家在心里吹了声口哨。他大致有了创作的想法,拿出他所需要的另外一些原料。

——考题是什么?手机显示灯闪了一下。——你今天考的色彩?

「是啊。明天素描。」他拿出自己需要的笔,「“我所深爱的”,你说哪有这么宽的主题呢。」发送。

——算好了吧,上次我考的那个更宽泛。“自然”,你说哪个更难呢?哦,“我所深爱的”——语气似乎带有强调意味,叶修分了几分心思过去——这对你来说不是很简单吗,把我画帅点。——妈的自恋。考生翻了个白眼挪开目光。

——不说了我登机了……回来再聊。

「一路平安。」叶修回复,然后把手机推回裤袋里。

 

他果断地落下一笔。

准是那位新来的科任老师的想法。年轻的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人显然缺乏经验,每次布置作业都定那么宽泛的主题。“激发灵感”,她说,可苦了时间紧迫还要绞尽脑汁构思的学生。“我所深爱的”,什么鬼主题。他听见身后有人在轻声地骂。

不过他喜欢。聪明的画家总也偏爱这些宽泛,可以尽情地舒展才思。于是一幅幅惊世的作品随着天马行空的想象而生,骇得人猝不及防。鬼才画家。有人那么评价他。然而那并不是他所在意的。

画纸上被他的笔涂了很大一块稠暖的颜色。金得不纯粹——画家往里面添了橙和白,看上去更像一团蜜。哦,一团蜜,看着像小姑娘的绘画风格。怎么像我呢。他叹息,但只是引着画笔,把一团蜜变成一滩蜜。

都是题材的错。谁让他就这幅模样呢。天生的一大团蜜,这可不能为难画家,他是个忠于题材本色的好孩子。

 

什么?你问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选这题材?

画家笑了笑不作声。蜜色铺垫好,他转了支画笔刷另外的颜色。头微微低下来,黑色头发从耳际滑开,露出一点点染了红的白耳朵。

因为是“我所深爱的”呀。

 

他用乳白色在一团蜜色的下面涂抹。

又是甜甜的颜色。我说过忠于题材的呀。画家似乎回答着来自上帝视角的提问。但是似乎又有什么不太对。是呀——其实不那么像是乳白色,应该是精灵那样的,白皙透明,有一点点红润,更像一块水晶果冻。软的,嘴唇贴上去是温润的触感,只有一点点甜,是妹妹挑选的沐浴乳的效果。更多是咸的,少年的身体的味道。一块咸的水晶果冻。叶修笑出声来。乳白的奶油毕竟不是一个味道。总有天才调不出来的色彩,同时也是颜料工艺的限制。活的和人造的总归有点差别。

毕竟是那样锁满汁水的躯体啊。

 

大自然可是小气的,不会让她的作品给人类学了去,还窃取精华做成一管一管的量产物。

 

又或许是因为,这是太好的一件作品了。

 

叶修用不甚满意的色彩画完他的水晶果冻的脸和颈。接下来本该勾画眉宇,可他无可避免地从果冻想到果冻跟他提及的东西——并不是因为想他——不到90分钟前那个人提起的另一个考题“自然”。自然?他顺着思绪把大片的绿和绯色在画布上抹开。生鲜的嫩芽似的绿和新桃花苞似的绯红,在蜜与白之外重重叠叠地晕开。这变成彻彻底底的一幅童话了。像白雪公主的城堡外的花园,明明亮亮的阳光和光下郎朗的花朵和枝叶。笔刷把颜色磨成细细腻腻,他似乎沿着纸张粗糙的纹路涂,把每一点颜料渗进每一条褶皱。一幅春天。可他脑海中浮出另外的东西。“自然”?风雨、雷电、暗沉沉的云和汹涌的海潮,大开大阖的亮和暗,一个赤裸的身体在光影交接处舞蹈。身体线条是坚硬的,肩膀、脊背、腰和腿。咔嚓——白光一闪,舞动的身影定格,甩过头来一个张狂炽热的笑——

画者的笔锋一转,在画中人蜜色的发边留下一朵紫红色的大花。一朵肥硕的大花,妖姬似的,缀得蜜色精灵画风一变。现在是一个狡黠的精灵了。黑眸前一阵恍惚,视网膜里似乎映出那个人滚烫的笑。眉毛眼睛鼻子嘴唇,全部清晰地亮起来。画笔在激动起来的指间被更换,一支更细的笔,柔软的毛舔过乳白色,勾勒出在眼前异样清晰的眉宇。

画家兴奋起来。也许是创作到了佳境,又或许是因为燃烧的爱意。谁知道。他控着贪婪地亲吻画中人嘴唇的画笔,停下,那是我的,我来亲;继续,他那么美,快些画——他额前浮出密密的细汗,嘴角勾起胜利的笑容——

嗡。裤袋里的机器突兀地震颤,与他的腿只隔一层薄薄的布料。他浑身一颤,低头瞧了一眼。

微信提示。

——好想你。

他高潮似的一抖。一点殷红从另一指钳着的画笔落下,舔在画中的人丰润的嘴唇边。

好吧——他一定是故意的。这样的时间发来这样的话,明明是掐准了他绘画的时间。苏沐秋——画家有些懊恼地把那点红色用最细的笔涂抹开。混蛋机会主义者,他觉得自己略输一筹。笔尖在那嘴唇边勾出一朵细细的花。

但他不是输了全部。笔尖勾着最后一点红色,旋转着在花朵中央落下花体的主权宣告。

——Mine.

那人估计猜不到这手了。叶修能想到那个从北大西洋采风回来的人因为顺利调戏他而志得意满,却被这小小的花体戳破胜利时将露出的羞恼。

嘿。

丁零丁零。丁零丁零。

“停笔,交卷——”

 

他收拾好画具走出考场。外面太阳很大,一个明媚的好日子。这个点飞机应该已经到了,他想着,手机合时宜地响起。瞧了眼备注,他笑起来。

方才上交作品时还存有的几分不舍顿时一扫而光。他有点期待起别的,例如晚饭,例如北大西洋的风景,例如苏沐秋。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见他画作的原身。他画得像吗——或者说会在比对中发现惊喜?

而现在。他滑动接听,滋啦滋啦的电流过后,那头想起他思念的清清朗朗的声音。

“喂,叶修——”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