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

大家好呀,我是柠檬!ヾ(*´∇`)ノ

【伞修】You make everything grow

我流人鱼paro,人类王子伞×人鱼修

给苏哥哥迟到的生贺!!!!我不管我就是要给他庆祝!!!!!我有那————————————么爱他!!

意识狂乱之作xxx

同设定 From the sea        I want to catch you

——我在你心里是怎么样的呢?

人类的王子这样问他。

我不是,要你说情话那方面的意思。人鱼黑色眸子里浮起的幽幽的光让苏沐秋有些窘迫。他素来嘴硬,却脸皮薄,白皙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蜜色的眸子里的甜意却缓缓软化流动,淌出金色的好奇的光。

只是,是怎样的呢?他歪着头看他窝在被子里的人鱼。要在你心里被描摹成什么样子,我才能让你——人鱼帝国最骄傲的将军,离开你的领域来到这样一个、被深海的童话描述成罪恶之地的地方——别骗我,我知道那绝不可能是因为你父亲安排的那桩婚事,你有绝对的把握挣脱它——并且和全然是一个你不了解的异族的我相爱呢?

他的眼底藏着亮晶晶的探究的光芒。人鱼本想调笑他热爱浪漫的爱人这样小女生气的询问,然而最后屈服在微微泛红的脸上不加掩饰的期待下。定了定神,嘴角准备勾起的戏谑幅度被收回肚子里,笑到一半的动作变得朦朦胧胧,像一抹悄悄的喜悦。

他认真地回想。

 

苏沐秋是怎么样的?

 

最开始,大概只是一个发亮的、模糊的影子。

那已经是很久远的时候了,久到人鱼帝国的将军还在牙牙学语。深海的国王有给每个新生的孩子讲述童话的习惯,手里捧着海草编系的厚重的地理。想要捍卫自己帝国的君主渴望忠诚勇敢的士兵,用粗糙的手指摩挲墨绿色的书页,勾勒出每一个陆上帝国的边缘哄诱他的孩子们那是贪欲肆横的领域。瞧。老者描绘人文那页刻录的每个帝国的公爵和大将,他们多么危险,以扼杀人鱼的生命为乐,他们多么危险。古哑的声音低沉,像一句隐秘的魔咒。那样笃定的谎言,使得对他们的君主深怀爱戴的新生的人鱼们信以为真,将那些阴暗的童话故事刻进脑子里,眸子里涌现出国王希望看见的仇恨的光。于是君主拥抱每一个孩子,赐给他们珍贵的蚌珠。孩子们欢欣雀跃,亲吻他们陛下的尾尖。培育战士成功的庆典中被翻开的地理书脱离束缚,海草在水里漂着游开,从陛下讲学的圣坛上滑落,轻轻敲打在迟到了的孩子头上。

冥冥中也许是海妖女神的庇护,渴望留存一份童真的爱恋,飘散的书为小人鱼翻开人类帝国,深沉颜色的植物纤维上用特殊的金色涂料勾勒了这个帝国新生的王子,笑容甜美,把那一页映得灿亮,像一个金色的梦。

美的,像从海洋帝国深处仰望最顶端的那层明亮的浅绿的水潋滟的波光。而不远的圣坛,隐隐飘来君主和孩子的笑声,欢喜得仿佛天伦之乐,让小人鱼下意识地将它们联系起来,心里油然而生幸福感。

他的温暖,使人展露欢颜。叶修合上书页默念。

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大概是一片光亮吧。

 

而后,在人鱼第一次的出逃远征中,苏沐秋披着白衣笑意粲然的模样,让模糊的发亮的影子变成了真真切切的太阳。

存在心里太过久远而亘长的记忆,海通对美好最初的认识被故事的主人公引诱迸发,像一条带着香味的河,流过压抑生命生长的阴暗的深海的童话,消融冰雪和污秽,诱使生长停留在牙牙学语时对美丽的渴盼再次复苏,抽出新的嫩的枝桠。

像是头顶上的那枚金色的太阳,消融冰雪,消融苦痛,用一腔温暖热切解冻一切坐在僵湿中的人。从那惊鸿一瞥乃至三年相恋,这是人鱼紧紧的信条。

苏沐秋是太阳,是光。

 

叶修以为那便是他了。直到分离、战止,回到那个深海的他生活了十五年的帝国。

一切回到原点。似乎三年只是一场美丽虚幻的梦。

但是,缺失了。每晚的床榻上只有一人,不知第几次从梦中醒来之后迟迟才明白身边已经没有可以拥抱取暖的人,他突然觉得故土索然无味。

而同时,记忆汹涌而至。

苏沐秋的微笑。苏沐秋的亲吻。和苏沐秋的性事。他的温热的胸膛,宽厚的肩背,抱紧他衔着他嘴唇进入他时的狂风骤雨和缠绵悱恻。肌肤相贴的炽热的温度。

思念突然泛滥成灾。

 

国王曾给叶修划出了一块不小的领地,有海底最肥沃的土,作为奖品鼓励帝国最英勇的战士。他在这时想起把它用起来,开辟成一大片望不到边际的花田,种满各式各样的花朵。它们如他所愿长得饱满明亮,有一大片金色的郁金香花——那是海洋中的帝国所拥有的稀缺的明丽颜色的品种,被他们的第一将领全部收集播种,长得旺盛而疯狂,花苞鼓鼓胀胀含着丰盈,似开了一海金色的阳光。

叶修忍不住抚摸他们。花纹细腻,却只有海水般凉的触感。人鱼看着它们出神,花朵仍然金灿灿地摇曳,像光。但不像太阳。

他突然意识到什么。

 

直到思念变成重逢的欢欣,他回到苏沐秋身边。人类的王子欣喜若狂,怀着一腔热忱牵着他游山玩水,去看帝国西部丰收的庄园。人类的影子在热带地区殷实丰满的花朵中穿梭,艳红的明黄的花瓣肥硕的花朵簇拥他,木架上饱满得出汁的紫色果实一团团垂到他身边,牵着绿得出水的枝叶亲吻他的脸颊。于是苏沐秋露出明媚的微笑,一瞬间,万物都更加鲜艳明亮,迸发出一团芬芳的热意。

那让叶修最终肯定了自己猜测的答案。

他的爱人是光,也是热。明亮和温暖都是不可或缺的,只有那样才是真正的太阳,那个美好崇高的万物之主,使得整片大地生长美丽和希望。就像他现在所见的那样——王子明丽的微笑,使得所有簇拥他的花木瞬间盛放生光。

有诗云,万物依仗太阳的光和热而生。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面砰砰跳动的东西里存着一个狂热的灵魂,正是他的太阳给予他的生命之源。

——人鱼拥有三百年的生命,但是没有一个永生的灵魂,一到了时间,就只能化作海上的泡沫。

——除了有人类与他们相爱,那样,人类的美丽的灵魂就会分享给他的爱人。人鱼不再有三百年的时光,但有足够的岁月,与他所选定的人类看遍风花雪月,赏尽世间繁华。

如同天空上的太阳给世界万物以生命,这个人是与天空镜像对称的蓝色水域中的他的太阳,用爱情给予他新的生命。

简直是信仰与神明了。

 

所以。人鱼把思想从飘渺的记忆里收拢,定睛看向苏沐秋,嘴角上扬,笑意盎然地一字一顿。

用海洋的语言跳跃的音调说出让太阳心跳失速的情话。

——You make everything grow.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