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

大家好呀,我是柠檬!ヾ(*´∇`)ノ

【伞修】Good Morning

从作业中挣扎出来摸个鱼。没做过饭,一切食物靠瞎掰,请不要模仿。

 @镇灵_開始补习了:(   共勉

原著伞存活背景,金毛寻回犬伞×人类叶设定

这篇是同一个设定

——————————————————————————————

轻柔的吻像羽毛一样扫过额头,蹭起丝丝的痒意。身边响起了细小的窸窣,薄薄的空调被子被掀开一个小角又小心翼翼地塞回,紧接着,一双修长的腿踩进地毯的长绒里,无声无息地走出房间。房门一开一关,声音极微,却像一个隐秘的咒语,咔嗒一声落下的同时,窝在被子里的人睁开了眼睛。

黑色的眼珠子转了转,目光落到被暖热的光化出透明的甜意的窗帘,注视着那一片灿烂的颜色微微发呆。

 

像是,苏沐秋的颜色。

 

他素来和普通的犬形不同。叶修曾听联盟里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选手抱怨过,犬形虽然忠诚俊美,但无奈过于缠人,她曾经和不止一位犬形交往过,每天一大早就被毛茸茸的脑袋蹭醒,催她起床,催她做早餐。和他们交往连觉都没法睡。她的话语换来了一片响应,热烈地讨论起来,突然那群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转过来对着叶修。

苏神也这样吗叶神?他们问。这委实是个有趣的问题,联盟的神枪向来被称为是新好男人,哦不,是新好公犬,在这方面会不会出现例外呢?他们的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显然,是想从叶修这里挖到一些八卦。

然而向来惯于拉仇恨的人这次却罕见地没有给搭档补刀,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说,没有啊。

他不清楚别的犬形如何,但在他的印象中,苏沐秋那么做的时候屈指可数。

生活的艰难使金毛犬极早地独立,而犬类的本性又使他对身边的人素来温柔。即使是在他们相识之始最辛苦的那三年,他也从未一大早把人类的小少爷叫醒。每天踏着晨光去菜场买新鲜的菜,切成了丁和白米一起放在砂锅里熬煮。等到锅里飘出奶白色的香气,就打一个蛋进去,被打散的蛋汁落进米粥里,窜起一个个金黄的泡。直到瓦色的锅里涌出咕噜咕噜的闷响,白绿黄三色混合成香浓的暖意,做兄长的人才踏进房里唤醒妹妹和搭档。带他们洗漱完毕出来的时候,被盛进碗里的粥已经微微凝出透明的薄膜,和刚从蒸锅里出来的包子一起氤氲香气,在那间简陋的小屋那样辛苦的岁月里化出缱绻的温柔。

 

一日如此,三年如此,十年如此。

 

直到现在他们都功成名就也未曾改变。

 

叶修卷着柔软的白被想象着他的爱人现在的样子。清晨起来未梳洗得极整洁,只套着一件素色的针织衫踱进厨房。苏沐秋向来喜欢带着甜意的早餐,尽管他吃不了太甜,但这并不阻碍他在做饭的时候往锅里添加甜的东西,各色各样的食材在锅里融合,最后化成不知色彩的玩意,但共同地带着金色的甜意。叶修能想象出他甩着长长的尾巴,把切片的黄油丢进平底的煎锅,固体在锅里缓缓失去形状,融成稠的液体,在温度下嘟噜嘟噜地冒出金色的小泡。苏沐秋会在这个时候把培根扔进去,金黄裹着粉红被浇上了油,在锅里滋滋地发出声响。神枪煎培根极少放盐,而是代之以糖。叶修曾在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嫌弃他这习惯,却在食物真正入嘴的时候收了声。被煎得微微有些焦的培根吸收了金色的液体,油腻被甜意融化得恰到好处,在味蕾上炸起惊喜的花。他甚至被那种味道惹红了脸,在苏沐秋戏谑的注视下说不出一句话。

培根差不多好的时候,苏沐秋就会把火拧小,去处理下一项食材。他这会儿应该在想今天的早餐三明治的下一项馅料是什么——叶修脑海里浮现出金毛犬支着下巴沉思的样子——但应该会是虾,他们的妹妹昨天买过来新鲜的对虾,一只只壳青爪白,活生生地游动跳跃。苏沐秋不会让新鲜的食物等太久,拣出十余只个头大的扔进水锅,掐着秒,等到虾子变成红色的瞬间大爆手速捞起来。剥开,摘出白生生的虾肉放进碗里。想了想怎么把它们夹进两片面包里,神枪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熟练地在煎锅里摊出一大张薄薄的蛋皮。在蛋汁没有完全凝固的时候把虾仁倒进去,三下两下包成一大块不可名状却异常香甜的物什。没准厨师会偷吃。人类想象了一下他的爱人小心翼翼地从锅里捻起一块塞进嘴里却被烫到的模样,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把培根和虾都处理好之后,神枪估计会往锅里丢芝士片。在等芝士的时候他会认真地开始挑选面包,叶修喜欢黑麦,他却喜欢带着浓浓奶香的白面包,他们两个还不止一次为这个争执过。但最后他应该会选他们都比较能接受的全麦的,褐色的面包皮上嵌着白芝麻。他取出四片塞进烤面包机,同时从冰箱里拿出大盒的牛奶,在两个玻璃杯里盛好,隔温水加热。等到面包机发出叮的一声,把烤得微微焦黄的面包摊在盘子里,放芝士片,放虾,放培根,最后夹进生菜、樱桃番茄和沙拉酱。这时候牛奶也温好了,苏沐秋把它们一起端到餐桌上,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万物俱备,这个时候,只等叫醒另一个人起来分享。神枪连眼神都柔软下来,转身走向卧房。

叶修躺在被子里,安安静静地看着床头的闹钟的时间等待着。他想象他的爱人的模样,长长的尾巴因愉悦而微微颤动,金色的尾尖沉进茸茸的地毯里。它迈着修长的腿,脚踝没在地毯的长绒里,小腿的肌肉岁行走的动作绷紧,曲线和弧度完美得令人口舌生津。那对白腿的步伐也许是跳跃的,足尖踩出无声的音符,一个节拍一个节拍,悄无声息地溜进他的爱人的心里,在那里面叮咚叮咚地撩起,让人心跳加速。

而人类思考着,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他的爱人也许并不是没有犬类热爱撒娇的本能,而是比常人聪慧的头脑使他更明白要如何索取。在每个清晨或者黄昏,在最最普通的灶台和餐桌前,用他灵巧的手把甜蜜的爱意埋进每一样食材里,让它们在爱人的舌尖融化成温馨的味道,随着进入他的爱人的身体里,用他精心准备的爱意拴住他的爱情。

三。二。一。叶修默念着。房门在他的倒数结束的同时打开,他回过头,对上那对蜜色的眸。苏沐秋似乎对他的提早醒来有些许惊讶,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凑上前和他接吻。“早安,叶修。”他笑,嘴角的幅度精致得像一抹阳光。

而叶修注视着他带着笑意的眼睛。澄澈的眼里映出他的影子。而他也知道,在房间之外的饭厅的餐桌上一定盛着味道香甜的早餐,冒着白色的香气,化在从落地窗投进来的阳光里,变成一片暖融融的甜美的色彩,像一种特殊的魔力,让他的心都温柔得一塌糊涂。

而他十分明白,他在为什么而感动。

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看了苏沐秋的脸一会儿,终于回吻他。柔软的舌尖在爱人的嘴角舔了舔,满意地看见惊讶的表情,他勾起嘴角微笑。

“早安。”

早安,亲爱的沐秋。

早安,我的爱情。

评论(1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