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

大家好呀,我是柠檬!ヾ(*´∇`)ノ

【双源】风月 伍 【ABO设定/年上/R18/HE】

恭喜源稚女同学,进入“风间琉璃”模式:D

———————————————————————————————

“对,就是这样。”

“对……很好,稚女,太棒了。”

“太棒了……好了,现在睁开眼睛吧。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旋舞的男孩停下来,转过头睁开眼睛。巨大的落地镜里映出他的模样,红白色的舞服勾勒出纤细修长的身体,赤裸的双足洁净如玉。他的脸上化着盛妆,额上的金粉和在汗水里流下来,在染了嫣红的眼角晕开成一片亮闪闪的绚烂。他站在那里,安静地打量镜中的自己,没有任何表情。

“真棒,稚女。你现在脱胎换骨了。”他身后带着面具的人拍着掌。

是吗?他看着盛装打扮的自己,不言语。

是面目全非也说不定。

 

源稚女和王将很早就认识,甚至早于那场交欢。相遇得很偶然也很简单,仅仅是热爱表演的孩子遇到了懂人心的愿意指导的人,这样就一拍即合。源稚女曾猜想王将是大城市里的歌舞剧导演,来这深山野岭为自己挑选新的优秀演员。这个想法让他有些沾沾自喜。出于私心,他不曾告诉任何人——包括他深爱的兄长——与王将有关的任何事情。不仅是因为少年的独占欲发作,更是因为一直怀着的另一个期许。

假如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样,他就有到大城市里成为演员的可能。那样的他能够获得尊严和地位,不必他的哥哥每日苦读只为考上大学供养二人。甚至,源稚女想,如果他表演得足够好,他甚至可以为他的哥哥赢得地位和尊严。

这样的想法持续着他的努力,在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他也依然风雨无阻地和王将见面。在后者的指导下他学会了一支很美的舞蹈,穿着素色的舞服跳起来像一朵亭亭的莲花。王将也曾想教给他更加妩媚的,被他婉言谢绝。那不是他的风格,哥哥也不会喜欢。源稚生眼里的弟弟一向是单纯朴素的样子,那他就用哥哥喜欢的样子来为他表演。

毕业典礼那天他带上了舞服,打算在结束之后换上跳给源稚生看。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兄长在领了证书之后随橘政宗离开,毫不迟疑地钻进了宝马车。

那一瞬间源稚女的世界被撕裂成两半,舞服和车身的颜色在脑海里搅成一片凛冽的黑和白。反胃感随之而来,他腿一软跪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竟然生生咳出了血。白色的衣服落在地上,被泥浆污染得一团浑浊,他看着,凄惨地哭笑着,声带像被刀片撕割开发出惨厉的哀嚎,使他像是一头绝望的困兽。

他早就该知道。

任何东西,什么成为他的Omega,和他一起到城里生活,不过都只是他一厢情愿。根本就没有人在意过他的想法,他到最后也只是像这件衣服一样,落泥生灰。

他倒在地上,浑身瘫软,像被抽取了骨骼。眼睛里却迸发出金色的光芒,瞳孔变成菱形,眼角的细小血管破裂流出了血,看上去是眼眶迸裂。

神智逐渐模糊。他渐渐听不清声音,只隐隐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耳边敲打乐器,发出赞叹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看见王将,似乎是站在一片火光中,他一手拿着一件殷红的华丽戏服,另一手拿着那件白色的舞装,面具下的眼睛注视着他。

怎样?他似乎从那双微笑的眼里读出了这句话。源稚女跪坐在地上看着他,两件衣裳的色彩在火光里明明灭灭。

过了很久他从地上跃起走向王将,夺过了红色的那件。后者微笑着拥抱他,甩手把白色的那件扔出。素色的衣服在空中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旋转了两圈,最后落进了火焰。

然后化为灰烬。

 

东京,执行局。

“还习惯吗?”偌大的办公室里,身穿麻布和服的中年人把刚刚沏好的滚烫的茶盛进杯子里,递出去。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接过茶杯,微微点头以作回复。前者看着他锁起的眉笑了笑,说道:“辛苦你了。”

“……没什么。”年轻人只是捧起了杯子。

“工作量很大吧?”

“不。”他垂眸,“这样就很好。”

源稚生从山里出来已有不短的时日。初入一个新的工作环境,身份地位又不一般,工作纷沓而来,忙得他目不暇接。但他挺享受这种感觉,这证明他是个有用的人,而且一忙碌起来,他就可以选择性地暂时忘记一些事。

“呵呵。”橘政宗看着他眉眼间的疲惫,“你能适应就好。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一点。执行局这边和你工作接近的另一个专员最近结婚,等他休假回来就会轻松些。”

“我听说他是个很冷淡的人?”源稚生问,他不止一次听人说起那位专员的性格。

“是。不过,新娘是他的妹妹。”橘政宗轻描淡写地回答。

一秒后房间里响起了器皿被打翻的声音。精致的茶杯被摔得粉碎,茶水流了一桌。打翻茶水的人却全然不顾,猛地抬头惊讶地看着橘政宗。后者笑了起来,解释道:“你很惊讶吧?但在混血种的世界里这是很正常的事。很多,尤其是血统高贵的家族,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性,经常采用族内通婚的方式繁衍。”看着源稚生仍然震惊的脸色,他补充道,“这没什么道德纲常。你知道,毕竟本质里,我们并不是人。人类社会的那一套,也不太适合我们。”

“慢慢适应吧稚生。”他站起身,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我先回去了,绘梨衣还在等我。”

门在源稚生身后被打开又关上,而他一反常态没有起身送别。他呆看着桌上的一大摊茶水,水面映出他的面容,看起来模糊不清,在颜色和灯光的效果下反而更像另一个人。他沉默着看自己的倒影,身体从细微颤动开始,颤栗越发明显。半晌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浑身哆嗦起来。

“稚女……”

他产生了一个,从未有过的,疯狂的想法。

 

而他思念的人在鹿取的那所小小的中学,却掀起了小小的风浪。不同于哥哥掀起风浪的原因——优秀的成绩和黑道的家世那么冷硬,源稚女引起关注,是因为他的美丽。

这个词语或许不该用在一个男性身上,但在源稚女,似乎没有更好的形容词。前不久他在学校的歌舞汇演中大放异彩,所有人都为他的舞蹈倾倒,纷纷开始关注这个一直活在哥哥的光芒里的孩子。源稚女本就皮相不差,少年的面容稚气未脱清秀纯净,舞蹈里却流露出惊人的媚意,带着与平日性格极不相符的张狂。这些,再加上Omega的性别,一下子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倘若是以前的源稚女,估计会为这样的关注欣喜不已。但是,从选择了红色舞衣的那天开始,他就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对于身遭猛地多起来的目光,他只是像以前一样沉默不语,悄无声息地记下人们看向他时或惊讶或羞涩的表情,在每天的舞蹈中对着镜子模仿。那些带着各色情绪的表情被他模仿得那么惟妙惟肖,在精致的脸上灿烂生花。于是他获得灵感的素材露出更为惊叹的表情,继续为舞蹈家增添新的表演项目。

稚女,所有的Alpha都会喜欢上你的。有相熟的人告诉他。他只是微笑,带着几分羞怯,眼睛却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闪烁金色的光。

他其实神志不甚清晰,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可这个人无心的赞美却给了他灵感。

所有Alpha,那也就包括某个人。如果让所以Alpha都喜欢上他,那么某个人也不例外。

不过,还是不够。他了解那个人,完美主义者,要吸引到他,这还不够。他曾经尝试用他擅长的单纯清秀靠近他,可是失败了,所以他换了一个模式。对于极熟悉过去的自己的那个人来说,应该会是个全新的感受。而这一次,他尝试让他怦然心动。

不过他还不够纯熟。还需要,多一点素材。源稚女想着,把目光投给操场上的某个女孩。

他还需要,多一点模特。

———————————————————————————————

TBC

评论(20)

热度(101)